赵煦目送南天友离去,片刻之后,他低头看着刚刚写下的‘擎天卫’三个字。

  除了字迹有些差强人意,‘擎天卫’三个字意味深长啊。

  赵煦又拿出章惇的奏本,翻开看去,章惇是建议将皇城司改为‘明镜司’,倒也是有些意思。

  赵煦拿起笔,在这道奏本上,批了个‘不准’两字,合起来,放到一边,看向宫外。

  南天友这一趟,将开封到兴庆府的情报网架构了起来,虽然还很粗糙,但随着时间的发展,必然会枝繁叶茂,将来会有大用!

  赵煦想着西夏,继而想到了辽人,相对于西夏,赵煦更关注辽国。

  辽国在宋,夏,辽三国中,经济未必嘴好,但军事实力确实是最强的。

  现在的辽国,比宋朝还有‘天朝上国’的荣耀感,完全视西夏与宋为番邦小国,不放在眼里。

  但它不知道是,它的威胁已经在悄悄滋长,会在极短的时间内,埋葬辽国。

  完颜阿骨打,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。

  赵煦没有任何幸灾乐祸的意思,辽国的灭亡,对宋朝没有半点好处。

  不过,眼下来说,赵煦却是可以借机筹划不少事情。

  赵煦眯着眼,一个个念头在心底翻涌。

  陈皮一直伺立在一旁,见着赵煦变幻的表情,微微低头,不敢多看。

  不知道过了多久,赵煦才清醒过来,咳嗽一声,拿起茶杯喝茶,道“这个擎天卫,交给你。”

  陈皮连忙躬身,道“小人领旨。”

  原本的皇城司是他领辖的,后来皇城司的蔡攸与南天友被一分为二,陈皮也脱手皇城司。

  现在,南天友所辖的这部分改为擎天卫,又归入陈皮统管了。

  赵煦依旧看着门外,道“擎天卫低调一点,不过该盯的盯,该查的也要查。皇城司那边,就彻底不要管了。”

  “是。”陈皮轻声道。

  他现在越来越低调,谨慎,不该说的话,不该插的手,甚至不该有的动作,他绝不逾越分毫。

  赵煦看着门外,也能想到外面的热闹,笑着道“这么热闹,朕也不能缺席。明天,出宫去。”

  陈皮不问缘由,应声道“是,小人让禁卫安排。”

  赵煦又笑了笑,便继续处理他的政事。

  而政事堂这个时候,却异常的忙碌,一道道奏本,一个个消息在苏颂的值房来回穿梭。

  “相公,有人请求,为蔡相公厚葬,恩恤后代……”

  “相公,有人上奏,请给蔡相公加封为泉州郡公,食五百户……”

  “苏相公,有人建议将是蔡相公配享神宗庙……”

  “相公,有人建议在泉州为蔡相公修生祠,并请苏相公作序……”

  这些几乎全都是给蔡确追赏来的,但真的是追赏,还是故意抬高蔡确,贬低章惇就难以说清楚了。

  宫外,关于蔡确的‘丰功伟绩’传遍开封城,仿佛他不是曾经污名满身,被全世界唾骂的‘新党’领袖,而是德高望重的‘旧党’魁首。

  太多的人上蹿下跳,在开封城里来来回回奔突。

  章惇府邸已经被烧过了一次,现在的府邸是赵煦赏赐的,这会儿,大门口被泼满粪,恶臭熏天。

  章家人脸色都不好看,下人清理的就更不好受了。

  章大娘子站在门口,冷眼扫过不远处三三两两围观,指指点点的人,一脸的铁青。

  不远处围观的人,还在议论,声音不大不小,正好传入章家门口人的耳朵里。

  “这就是章家,呸,奸佞之院!”

  “就是这家害死了蔡相公,一看就是阴宅!”

  “生前荣华富贵,死后下十八层地狱!”

  一个在打扫粪便的家仆听着这般恶毒之言,忍不住就要冲过去。

  “章德!”

  章大娘子喝住他,冷眼看向其他地方,大声道“魑魅魍魉,阴损小人,这样的人才该下地狱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宋时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药王医宗只为原作者官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官笙并收藏宋时风流最新章节